2018重庆智能制造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当前位置: 主页 > 两化融合 >

制造业:“互联网+”的未来主战场

2016-06-21 17:06 [两化融合] 来源于:科技日报
导读: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快速发展,所有行业都想和互联网做一道“加法”,来促生新的产业活力。各行各业都渐渐意识到,“互联网+”可以复盖全社会、全领域,推动各行各业的转型进

  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快速发展,所有行业都想和互联网做一道“加法”,来促生新的产业活力。各行各业都渐渐意识到,“互联网+”可以复盖全社会、全领域,推动各行各业的转型进步。而近日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指出:制造业是“互联网+”的主战场。

  北京机械工业自动化研究所首席专家蒋明炜将《意见》评价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发展智能制造,走向制造强国的纲领性文件”。

  “这将是对我国经济发展乃至综合国力提升具有深远影响的一个重要政策文件。我国是世界制造业大国,也是世界互联网大国,二者的融合发展既有得天独厚的基础优势,也有十分广阔的价值潜力。”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樊会文说。

  我们的互联网需要自我进化

  “我国互联网经过22年的发展,取得巨大进步,目前已是互联网经济大国。从2013年起我国消费型电子商务交易量超过美国,位居全球第一。”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高新民表示。

  他告诉记者,许多国际组织和知名研究机构都据此将中国列为互联网经济全球前三名。但高新民同时坦言,目前互联网从应用角度看仍然是为个人为主服务的消费型互联网,为企业为主服务的生产型互联网虽作过努力,成就不大。“尤其在制造业的应用创新不显著,传统工业受益不多,也没有涌现出大型互联网企业”。

  “仅以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看,我国网络零售即消费型电子商务发展成绩斐然,无论从规模还是从服务水平在全球都是名列前矛,但在企业电子商务方面,我们在国际上是有较大差距的。”高新民坦言,“由于我国企业信息化起步晚,基础较差,互联网在实现价值创造的制造环节方面没有大的成功,互联网企业应用步伐亟待加快。”

  高新民同时认为,互联网本身在发展,由于物联网技术的发展,感知器件的小型化、低功耗、低成本,无线网络的高速率、高可靠、可信任,以及大数据分析、网络数字对象标识解析等技术的不断完善。“互联网正在从人联网向人和万物互联的网络转变,从主要为个人服务的消费型互联网向同时也为企业服务的生产型互联网方向发展。”他说,“实现这两个转变,将会充分发挥互联网新一代技术和商业价值的潜力,发挥互联网集聚优化各类生产要素资源的优势,构建新的生产组织体系和发展模式,互联网经济对国民经济现代化的作用将更为广泛、更为深刻。在国际上这方面的赛程现在已经开场,竞争相当激烈。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是互联网新经济发展的战略地位方向。”

  “中国制造”站在历史的岔道口

  从制造业角度看,我国是制造业大国,已经形成完整的具有比较优势的制造工业体系,支撑了我国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国防实力的明显增强和国际地位的大幅提升。不过,高新民同时表示:近十多年来,国内外市场需求发生明显变化,技术革命引发产业转型,正在重塑全球经济新格局。在国际上,即使是工业化进程已完成的国家,在已有工业强国基础上,仍然提出“再工业化”、先进制造业发展战略,有的工业国明确指出意在应对中国挑战。在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和经济新常态的形成,都需要加快结构性改革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制造业肩负着去产能、调结构、稳增长的重任。“中国制造”的提质增效升级已是一项十分紧迫任务。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路径,是加快“中国制造”提质增效升级的重大举措。

 “互联网+”下一代制造业的“引擎”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在制造业领域的应用,创造了无数的智能装备、智能产品,开辟了一个又一个新市场,创造了不可估量的新需求。“互联网与制造业的融合创新与相互促进,一方面为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了具体可行的技术路径,另一方面也为互联网产业发展开辟了不可估量的应用市场。”樊会文说。

  尽管深谙这道加法的重要性,但是如何实现两者的融合成为接下来最迫切的问题。高新民认为,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既是“中国制造”提质增效升级的需要,也是互联网经济更为广泛、更为深刻影响国民经济的必由之路。

  “实质上是发挥互联网对制造业创新的驱动作用,使制造业转移到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的基础设施上来,实现工业体系由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迈向信息化的第三次飞跃。”高新民说。

  《意见》中强调,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有利于形成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倍增效应,既加快新旧工业体系的转换,又培育互联网新模式新业态,延续我国互联网经济的辉煌篇章。

  对此,高新民表示:“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主体是企业,包括制造业企业和互联网企业,目前尤为重要的是前者。要以激发现有制造企业创新活力和转型动力为重点,尤其是对传统企业的决策者,要提升对“互联网+”的认知度,落实指导意见的各项政策。”

  “同时要鼓励制造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融合发展,通过创新发展思路、模式、业态,培育产业发展新生态,培育智能工厂、网络协同制造、个性化定制、服务型制造,分享经济等新型网络化生产和消费新模式。”高新民说。

  “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是切实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根本举措。”樊会文说。

  这一次,中国不可缺位

  在工业全球化,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现代工业体系分工越来越细,复杂产品都是由若干供应商协同设计和生产的。波音787客机的13.25万个零部件是由70多个国家,上千家供应商生产的。蒋明炜表示:“这就要依靠互联网,建立全球供应链协同生产、协同设计。”

  “如果说由于历史原因我们错过了前几次工业革命从而导致了中华民族百年落后,那么,这次新工业革命则为中华民族崛起提供了绝佳的战略机遇。”樊会文说。

  樊会文还指出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也是当前稳增长、调结构的战略支点。经几十年来艰苦奋斗,我国制造业已经稳居全球第一大规模。但他同时强调:我们的制造业虽然大但却不强,基础不牢的问题依然突出,同时面临新工业革命的激烈竞争。

  在全球互联网正处于从消费领域向生产环节拓展的关键时期,发达国家提出了工业4.0、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新战略,推进互联网与制造业融合发展,以制造为关键环节、制造业为主战场、制造企业为主力军,抢占新一轮产业革命发展理念、架构标准、核心技术、生态系统的竞争制高点。樊会文表示,在这样的形势下,我国必须发挥互联网应用创新活跃、产业规模领先、人才资本聚集以及制造业门类齐全、独立完整、规模庞大的双优势,形成叠加效应、倍增效应、聚合效应,在充分发挥规模经济的同时发展个性化制造、个性化服务,加强精细管理和商业模式创新,全面、持续地增强我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

  “《意见》为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创新指明了道路,构建了基础,提供了政策保障,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发展智能制造,走向制造强国,具有重要的战略和实战的指导意义。”蒋明炜说。 

(编辑:admin)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