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重庆智能制造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当前位置: 主页 > 两化融合 >

中国智能制造参与全球制造业竞争,未来从哪些

2018-04-02 12:03 [两化融合] 来源于:未知
导读:未来,中国智能制造将呈现怎样的发展趋势?中国智能制造应该重点在哪些方面突破和发力?“2018年智造中国峰会”对这些问题进行了分析和展望。
在先进制造业向发达国家加速回流,发展中国家积极参与全球产业再分工的大背景下,我国传统制造业优势逐步弱化,未来如何参与全球制造业竞争?中国智能制造当前面临什么挑战?下一步的发力点在哪些领域?
日前,在上海松江举行的“2018年智造中国峰会”上,赛迪顾问智能制造产业研究中心发布了一系列研究报告,对这些问题进行了分析和展望。
三大发展趋势
根据研究机构的分析,中国智能制造将呈现三大发展趋势。
首先,智能制造装备企业逐步向系统方案解决供应商转型。在生产劳动力、土地成本等各类生产要素成本快速上涨的背景下,传统制造业成本竞争优势不断减弱,企业迫切需要通过发展智能制造,推动传统制造业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以重新塑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总体来看,我国智能制造发展仍处于应用普及阶段,企业的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均有待进一步提升。并且,面向日益多样化、个性化的客户需求,单一的智能制造装备应用已无法满足市场发展需求。因此,未来装备制造企业将不断加强与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之间的协同创新,增强智能制造一体化解决方案供应能力,为制造企业提供生产智能化、柔性化、定制化的系统解决方案。
其次,“云制造”将成为加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推手。 “云制造”是加速实现制造强国战略目标的智能制造模式和手段。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融合分享经济、绿色经济、创意经济、智能制造经济等新业态的数字化经济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作为数字化转型的核心,云计算技术逐步成为各制造企业追逐的热点,积极推动“企业上云”,以期通过互联网、云平台等手段,将工业软 件、大数据、产品加工、检验检测等制造资源整合,提升制造能力和与产业链前后端的互联互通,实现按需配置制造资源的能力。在“企业上云”需求的驱动下,国内已涌现出一批诸如树根互联、用友等优秀的工业互联网、云服务平台供应企业,“云生态系统”正在加速形成,将培育出一批不同行业、各具特色的智造企业,重塑我国传统制造业的竞争能力。
与此同时, “互联网+”模式促进制造业价值链向价值网转变。在以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为基础的新一轮科技革命不断深化的背景下,国内兴起了商业模式的创新热潮,衍生出一批以“互联网+”为主导的新模式,“互联网+制造”在国内得到广泛推广,将逐步改变传统制造业的生产理念、经营模式及消费端的消费模式。传统生产模式下的制造业价值链是由上游材料、中游制造向下游应用端单向传导,客户端的个性化需求难以得到满足,而“互联网+”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则可以实现 制造业价值链的双向传导,从而形成附加值更高的“价值网”,串联产业链各个环节创造 新的发展契机。
当前面临挑战
当前,中国智能制造发展存在不少问题,在信息安全、人才培养、地区布局等方面面临一系列挑战。
大数据时代下,信息安全首先面临挑战。随着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社会化网络的快速发展,无论是生产企业还是消费者获取产品信息、市场信息等需求信息的渠道逐渐增多,互联网企业通过日常运营中生成、积累的用户网络行为加以分析形成数据,并通过互联网技术的广泛推广,将价值数据渗透于各行业发展应用中,改变着传统制造业生产方式和经营模式,成为推动产业变革的重要力量。越来越多企业加入大数据发展浪潮,各种结构化、半结构化、非结构化的海量数据应运而生,海量数据的安全管理问题随之而来,数据的集中储存增加了信息数据的风险,各行业之间相互设防,跨行业之间“信息孤岛”问题凸显,制约了我国大数据产业发展及 “企业上云”进程。
如何建立完善的大数据管理与分析平台体系,在把控信息安全的同时,帮助企业实现大数据的有效管理和应用,成为大数据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也是当下互联网及大数据平台运营企业为关注的热点。
其次,人才缺失制约制造业转型升级。人才是制约智能制造发展的主要瓶颈之一,目前我国“智造业”人才建设正面临着人才结构性过剩与短缺并存、人才培养与企业实际需求脱节的尴尬局面。主要原因在于,一是国内对职业技能重视程度不足,专业技能培训机构数量急速减少,产学研体系尚待完善,工程教育实践环节薄弱,导致高技能和行业领军人才紧缺;二是部分以传统工科专业为主的知名高校,逐步将工作重点转向金融、互联网等热门领域,传统工科专业的招生数量大幅萎缩,使得人才队伍的培有序培养出现断层,导致人才结构失衡,高端工程技术及创新型应用人才培养严重缺失;三是企业在人才发展中的主体作用尚未充分发挥,对参与人才培养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不高,职工培训缺少统筹规划,培训参与率有待进一步提高。
另外,智能制造“东强西弱”,发展水平失衡。整体来看,我国“智造业”呈现出不同行业、不同地区、不同企业发展失衡的局面。主要原因在于,一是人才、资本、科技等优质资源过度集中于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工业基础雄厚、高校院所集中地区,支撑智能制造发展的创新要素分布不均;二是各地方政府对智能制造发展的支持力度参差不齐;三是资本市场专注于工业机器人、汽车、冶金、化工等发展及智能制造应用相对成熟的市场,对于一些产业规模较小,且依据企业需求不 同对定制化要求较高行业的智能化设备及其解决方案领域投入较小,导致各行业间智能化水平存在较大差异。
重在“国产替代计划”
未来,中国智能制造应该重点在哪些方面突破和发力?
最重要的,是重视工业软件发展,实现产品进口替代。目前,我国工业所采用的工业辅助设计、工业流程控制、三维建模等软件产品均以国外软件产品为主,导致制造业对国外产品形成依赖,缺乏对关键工艺里程和基础数据的研发积累,技术空心化趋势明显。面对这一局面,国内行业龙头企业应积极发挥带动引领作用,加大科技投入,加强与高校、科研院所开展产学研合作,针对工业软件进行技术突破,开发在飞机、船舶、冶金等重点行业应用的国产工业软件产品,实现对国外产品的替代。
同时,需要创新商业模式,打造智能制造生态圈。这就要以市场应用需求为引导,探索“互联网+个性化定制+大数据营销”的商业模式,推动企业价值链向更加开放的价值网升级。同时,鼓励机器人、高端数控机床、通讯设备、软件开发、一体化解决方案供应企业与高校及科研机构组建涵盖技术研发、产品制造、应用 推广和系统集成等跨行业、跨领域的智能制造服务平台,加强关键技术攻关,补齐我国在 工业自动化、工业传感器、工业软件、工业互联网等领域的短板夯实发展基础,积极推进 应用服务创新,构建全链条协同发展的智能制造生态体系。
完善智能制造体系,提升系统解决方案能力,同样至关重要。智能制造系统解方案供应不足,是制约我国智能制造发展的关键因素,应加强构建智能制造系统集成企业全流程智能化体系,建立企业级大数据库及分析能力,在研发、试制、工艺、制造等环节全面应用数字化方法和工具,形成定制化的制造能力。同时,积极创新针对传统解决方案供应商智能化升级的担保制度,加强对企业专利、商标权、版权、科技成果等无形资产的评估能力,发展以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担保模式,解决中小型智能制造解决方案供应商的融资担保难问题,使解决方案供应商度过初期融资难等问题,壮大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规模。

(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