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2017山东·青岛‘互联网+智能制造’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厂商资讯 >

珠三角传统制造业插上“云”翅膀

2016-07-07 13:22 [厂商资讯] 来源于:南方日报
导读:近年来,在“云端”加速布局,成为了互联网巨头的共同选择。而广州则是其布局的重要一站。

  7月5日,阿里云牵手广州珠江钢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在基础技术架构、计算平台、大数据处理、人才建设等方面,为珠江钢琴的互联网转型提供全面的支持。

  最近,互联网巨头企业在广州的“大动作”可谓是接二连三:思科(广州)智慧城选址番禺新造镇,将搭建思科美国以外最大,中国首个的万物互联制造云平台;微软云“飘入”荔湾,将利用自身的产品和技术资源和优势,联合荔湾区本地科技企业共同探索将“互联网+创新+大数据应用”技术应用于智能制造、3D打印、经贸物流等领域的可能性;位于琶洲互联网创新聚集区的阿里巴巴运营中心也与近期动工,将成为阿里巴巴集团华南地区新兴业务发展的重要战略平台……

  这些巨头们的布局,不仅有利于他们自身的发展,同时也将给“千年商都”广州带来新的发展契机,加速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智能制造云”飘入广州

  近年来,在“云端”加速布局,成为了互联网巨头的共同选择。而广州则是其布局的重要一站。

  除了这次与珠江钢琴集团的合作外,阿里巴巴最近布局广州一件大事是——位于琶洲互联网创新聚集区的阿里巴巴运营中心正式动工。据了解,阿里巴巴华南营运中心将承接阿里巴巴旗下UC移动事业群、UC优视科技、智慧城市、移动互联网上下游归集等业务领域,负责运营集团在华南地区的业务及投资,未来该中心将是阿里巴巴集团华南地区新兴业务发展的重要战略平台。

  早在2014年,阿里巴巴便全资收购广州互联网企业UC浏览器,这是阿里巴巴布局“云+端”的一步战略。阿里巴巴在最近数年里对云计算和大数据持续增加投入,UC的加入则成为了阿里巴巴打造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端口。

  今年6月底,在2016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政府与微软(中国)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微软云暨移动技术孵化计划—广州云暨移动应用孵化平台”正式落户广州。

  据荔湾区投资促进中心负责人介绍,项目将以双方认可的运营合作伙伴为支撑,以“云计算”、“大数据”等基于“互联网+”的产品和服务作为核心合作重点,为“双创”提供环境,为新创企业提供支撑。据透露,项目拟选址荔湾区白鹅潭立白中心建设该项目,面积约2000平方米。

  在更早前的4月22日,世界500强美国思科公司将思科中国创新中心总部项目落户广州番禺。据了解,该项目将专注于IoE(万物互联)/IoT(物联网)业务的创新业务,发挥思科在网络技术领域的资源优势,和合作伙伴一起成立创新应用研发中心,搭建万物互联云平台,并联合其国内及全球合作伙伴加速转型和创新,建设高标准智慧产业体系,打造出年产值规模超1000亿元人民币的世界一流的园区—思科(广州)智慧城项目。

  思科中国创新中心总部项目,还直接给广州带来了十家国内优秀的软件信息技术企业,其合作项目皆涉及云计算技术,围绕智慧健康、智慧物流、数据中心等应用展开。

  权威人士指出,思科的落户,将带动产业升级与经济发展,有助于大力推进广州国际科技创新枢纽,并推动广州加快步伐建设智慧城市,争创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和国家级制造业创新中心。

给传统产业插上“云”翅膀

  当“云”飘入羊城后,到底能给广州乃至珠三角的产业带来什么好处?思科的合作伙伴,易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越告诉记者:“云技术发展带来最直观的改变,就是大家都看不到硬件了,每个家庭、企业,都只看得到一根网线和一台很薄的平板。通过光纤传输,所有的软件应用、硬件储存都在云端。而且从我们行业来看,这已经是未来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

  在昨天召开的腾讯“云+未来”峰会上,马化腾也强调,通过云的发展,未来实现分享经济和社会分工精细化将会是必然趋势,大部分的科技创新也都会用云的方式来体现。

  广州“十三五”规划也提出,要牢牢抓住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信息技术革命新机遇,大力发展高效安全网络经济,加快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推进互联网在经济社会各领域广泛应用。因此,物联网巨头们在广州的布局,将会成为广州市及周边城市产业升级的一个契机,让传统产业插上“云“翅膀。

  暨南大学信息学院专家柳宁介绍,对于珠三角地区密集的传统制造企业来说,物联网能提升其生产的信息化管理水平。比如物联网技术可以实现“准时制造”,将零部件生产拼装、原材料物流、工时订单等系统连接,要求各生产环节的部件准时到达装配线,这能够大大减少配料仓储成本和提高资金运转效率。“如果再将物联网技术的应用范围扩大,走出车间,同一个园区的企业之间,一个企业的全球工厂之间,一个行业的上下游之间,都可以通过物联网技术打通。”柳宁教授说。

  对于服务业来说,企业则可以借助云技术,全面拥抱互联网,从使用互联网变成“互联网+”的有机组成部分。陈越告诉记者,此前易和信息已与多方达成初步意向,将在创新城设立总部搭建数据中心,开展校外教育资源平台业务,用于整合现有的成人教育、幼儿教育、课外辅导教育市场。陈越介绍,与校内教育相比,国内的校外教育市场普遍存在着信息化水平低、市场主体繁多、网络环境复杂等不足,通过数据中心整合之后,便于规范化管理,同时可以提升校外教育的质量。

  思科的另一个合作伙伴,大同公司的总裁林郭文艳告诉记者,在接到思科邀请之后,他们对广州“做了一些功课”。了解到广州居民人均所得是大陆各城市中最高的地方之一,市场活跃程度高,经济发展已经步入了一个新阶段,越来越重视节能减排,对智能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大。所以,公司有兴趣在番禺区开展工业4.0相关服务,包括智慧制造、智慧城市基础建设等方面。

  相关阅读:智能制造的路径与模式

  王鹏参与了“中国制造2025”、“制造强国战略”等多个国家级规划编制。6月29日,王鹏应邀到河南作“中国制造2025与德国工业4.0”专题讲座。其间,就“智能制造”话题,王鹏谈了他的看法。

  无论是中国制造2025,还是工业4.0,核心的理念就是智能制造,信息技术和制造业的深度融合所形成的新的生产制造模式,就叫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是什么?是智能工程吗?是无人车间吗?是机器换人吗?这些东西都是智能制造的一个方面,但并不是智能制造的全部。我个人认为智能制造的核心就是生产制造的模式变革,关键还是要从基础做起,从产品、质量、数据做起。

  对于企业而言,现实应该注重哪些方面的工作,政府应该推动企业开展哪些方面的工作。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来考虑。

  第一,智能化转型首先要有基础,如果没有基础就一切免谈。

  不仅仅是过去的信息化,还要向工业4.0里面谈到的横向、纵向和端对端的集成,横向企业加上上下游,以及集成商,外部的各种产业链,相关服务、金融都在这上面集成。人、设备、信息化系统、管理架构,哪些差距比较大,哪些关键的需要去转变,首先得把自己的情况搞清楚,内部分析的同时再做一些环境和外部趋势的研究,这两者结合。

  第二,企业生产方式的智能化改造。

  有了信息化的基础之后,还必须要有智能化的提升和改造,因为信息化只是个基础,智能化是很高层次的一个境界。

  举个青岛红领制衣的例子,红领是个性化定制西装的,定制有难处,每个人体型不一样,数据不一样,款式、需求、颜色什么都不一样,组织生产有困难。红领积累下几十万人、几百万人的数据,他摸索出经验做出模型来了,只要把你的基本数据输入进去,他就能够给你提供几种选择。而且还可以虚拟现实,把你的形象和西装搭配让你看。

  第三,更加关注长尾需求和市场。什么叫长尾需求,就是安德森写的那本书叫《长尾理论》,说基于大工业的都是关注头部市场,就是大规模的市场叫头部市场,什么叫长尾市场,就是尾巴那儿,量又很小。

  比如以书为例,有些书出版后全中国可能就100个人有兴趣,如果开一个书店搞这个长尾的小需求,这个书店活不下去,经营收入不足以覆盖成本,所以没有人去做长尾市场。但是尾部市场在互联网条件下有可能实现,因为互联网来了之后,把成本大大降低了,你原来实体店要广告要推广,一种书才卖几十本收不回成本。但互联网来了之后成本大大降低,亚马逊有很多书都是小众图书,按需采购,在订购之前采用电子书格式,几乎没有库存成本,这样它就能把大量的小众的书收集在一起,当数量、种类达到足够多的时候,就能赚钱了,但是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是不可能的。

第四,注重让客户全程参与产品的设计和生产。

  工业4.0也好,智能制造也好,这种生产方式的变革,一定要转变思维方式,客户不仅仅是你的价值的受体,还要让他和你捆绑到一起,要他参与到你的产品的整个链条中。

  比如小米,小米过去没有做过手机,完全新的,也没有工厂。小米就是应用了这样的思维方式,让他的用户、所谓的米粉全程参与设计手机,小米就说,当时这种思维方式只是宣传的口号,让米粉一起来设计一款手机吧,没想到成功地把很多人聚拢在一起,一下子弄了那么大的声势。

  国外的例子,比如阿迪达斯定制化,进一步将模式变革,如果你设计得好,不光把你定制的鞋卖给你,还给放到ebay或者别的网站上去卖,卖了赚的钱怎么办呢?我跟你分,所以这个时候企业是企业,客户不是客户,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彻底打破了企业或者工厂与消费者和客户的这种传统的单向度关系,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特殊的、捆绑式的、融合式的关系。

  第五,企业要大力向服务型制造转型。

  特别是装备行业,服务型制造可能是未来主要的收入增长空间。过去重视的是生产制造环节,服务在企业里面创造不了价值,甚至是成本的中心,但现在要做出转变,不但让服务不是成本中心,还变为利润的中心,收入的中心。

  美国的通用电器是做飞机发动机的,他还是个气象服务提供商,而且很赚钱,收入增长得很快,为什么呢?因为在发动机上面能搭载传感器,每天有几万架飞机在天上飞,每个飞机好几个发动机,发动机都有传感器,搜集空气中的数据,这个传感器覆盖全美国,高度还不一样,从地面到高空都有,然后传回后台的大数据处理,形成天气预报产品,这个产品卖给农场主、物流公司、建筑或者基础设施提供商,甚至卖给电厂。这就是未来制造业、企业向服务型转型的一个空间。

  第六,企业要注重向价值链上下游拓展的能力。

  不要仅盯着生产制造,更要重视整个产业链各环节,要深入分析我缺什么,我要向哪个方向延伸。但并不等于所有的环节都自己去做,有些甚至要把你现在做的砍掉了,比如你做仓储、运输,你自己做效益很低,你还不如包给第三方。但有些是你必须要加进来的,比如产品设计,中国的很多企业是没有设计研发的,如果突然让一批人搞研发,他好像很困难。那种一大群人搞研发的其实也是传统模式,让客户成为你的设计者,或者借助互联网平台设计产品,也就是说没有专门的研发队伍也可以设计和研发。

  要走向价值链两端,过去我们只重视在中间做好生产就够了,很多企业家都是从班组长、车间主任逐渐走上管理岗位的,你过去的经验和能力是基于生产制造环节的,现在必须要注重向整个价值链两端去延伸你的能力和丰富你的管理水平和经验。

  第七,要在生产组织方面适应智能制造的模式,要从集中走向分散。

  过去我们企业生产和组织方式强调大集中,要军事化管理,统一步调,不然可靠性、质量没法保证。这在过去传统生产模式下是无可非议的。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我们进入互联网的生产、智能制造,生产组织方式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企业也必须要有意识,能够以集中分散或者集中加分散,或者分散集中等方式,总之你要用网络化的生产方式、思维方式来重新组织生产。(河南日报)

(编辑:admin)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