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2017山东·青岛‘互联网+智能制造’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当前位置: 主页 > 快速通道 > 物联网 > 生物识别 >

航空公司都对采用生物识别技术跃跃欲试

2017-04-18 16:38 [生物识别] 来源于:新浪财经
导读: 业内人士指出,航空公司可能很快就会采纳生物识别以提高旅行效率。
        业内人士指出,航空公司可能很快就会采纳生物识别以提高旅行效率。
  最近,从阿姆斯特丹乘坐KLM航空的乘客们在登机时不再出示登机牌。他们无需拿出身份证件,也不用和登机口的工作人员交流。因为从2月份起,KLM航空就开始实验性地使用人脸识别软件。乘客走出测试门时,KLM的系统已经扫描了他们的护照、登机牌和面部。随后人们就能直接上飞机了——什么文件都不用出示。航班抵达目的地后,公司会自动抹消这些数据。
  然而这仅仅是个测试,不一定会带来机场体验的大提升,其他航班的乘客依然得老老实实地排队。但阿姆斯特丹机场的KLM航空、伦敦希思罗机场的英国航空和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新西兰航空都证实了一点:生物识别有可能让未来的旅客避免在每个航站楼都要出示文件的烦扰。航空公司预计他们不久之后就能扫描乘客的虹膜、面部和指纹以确定乘客身份无误。
  这项技术其实并不新鲜。在很多国家(包括美国),移民局采用生物识别技术确认乘客身份。美国当局通常使用指纹,但其他一些国家则投资了一些不那么带有侵入性的技术,如虹膜和面部识别。一些国家在安全检查站也使用生物识别技术验证身份。
  生物识别可能是移民和安全工作上利用率最高的技术,它确保机场和国家边境的安全。现在,这一技术已经开始在许多机场投入使用,目的是帮助航空公司提升客户体验。然而对他们来说,使用生物识别有些麻烦,毕竟政府可以强制人们参与,航空公司却要担心乘客们是否愿意交出自己的生物数据,他们可能会对虹膜和面部识别感到紧张。
  但业内人士指出,航空公司可能很快就会采纳生物识别以提高旅行效率。他们还提到,一些大型航空公司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花大价钱进行投资。
  “一到两家公司会充当领头羊的角色,激发紧迫感,” 捷蓝航空公司的技术副总监Michael S. Stromer说:“如果客户喜欢,且有那么一两家公司正着手改良,余下的公司就会绞尽脑汁地跟上。”
  寻求政府指导
  对部分旅客来说,生物识别是个可怕的词。乘客可能不想让公司染指他们的身份数据,因此拒绝面部虹膜扫描和指纹采集。
  但很多消费者已经在开心地使用生物识别,可能根本想不到它还有坏处。最普遍的使用可能是iPhone,home键的指纹扫描功能让用户只需触摸一下就可以解锁。为了登陆方便,用户已经忘记苹果(141.83, 0.78, 0.55%)公司正暗地里收集他们的指纹。连一些体育会场和音乐厅都开始试用指纹和虹膜扫描来加快观众的入场速度。
  “消费者对生物识别技术的接纳程度越来越高。” Tascent的市场销售副总监Joey Pritikin说。Tascent是一家帮助机场、航空公司和安全部门安装生物识别设备的公司。
  该公司的生物识别技术已经在迪拜国际机场和伦敦盖特威克机场投入使用,目的是提供安全和边境管制的服务。最近他们开发出一款全新的虹膜和面部扫描系统,并称其效果远远高于过去的设备。这个名叫Tascent InSight One的新平台能在两秒内抓取虹膜和面部图像,只要对象距离机器20-40英尺。新系统的体积也比旧系统小很多,这让它更方便在机场安装。
  Tascent的大部分客户依旧是政府。但Pritikin提到,最近很多航空公司也在掂量能否使用这一技术取悦客户。
  “我们看到航空公司和机场开始衡量这些技术的价值,并构思端到端的生物旅行——无需票证、自助服务和全自动化。” 他说。
  捷蓝会于今年年底在一家机场进行生物识别技术实验——Stromer拒绝透露细节——但捷蓝公司已经开始观望安全移民服务是否会出现一个统一的国际标准。Stromer说,如果航空公司能使用政府标准,事情会变得简单很多。
  “我想让大多数公司望而却步的原因是这项技术的投资费用高昂,” Stromer说:“每个人都想试水,但大家都希望在接触新技术的同时一个统一标准能被制定出来,让我们合作共用。”
  问题的关键在于政府是否会青睐现有的面部识别、虹膜扫描和指纹识别技术。Pritikin说他希望政府采用全部三项技术,因为他们各有各的优缺点,可以相互补充。但另一家生物识别公司金雅拓的高级副总裁Neville Pattinson预计,面部识别是最有可能被标准化的项目。
  “我想面部扫描是最舒适的,它能快速地挑出任何一张人脸。面部是区分度最大,且造成不适感最小的部位,扫描起来速度快,效率高。”
  Pritikin 和 Pattinson说他们会关注美国交通安全管理局最终采纳的技术。一家名为Clear的美国外部公司利用生物数据为付费旅客提供在20个机场免安检的服务,他们的系统不要求乘客出示身份证件。
  但大多数美国旅客并未购买Clear的服务,依旧在登机前把自己的身份证拿给交通局工作人员看,后者检查他们和证件照片是否一致。专家们认为这样的操作非常不精确。
  “人工识别容易犯错,我们对肉眼识别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Pattinson说。
  航空公司的最佳选择
  现在,航空公司基本还在思考如何用生物识别完成旅行的基本步骤——登记、安检、护照检查、行李托运、登机——但Stromer认为该技术最终会用于个性化服务。
  他说,一个工作人员或许能在乘客走近服务台时直接叫出他的名字。这样该乘客就不需要报出自己的预定编号,直接就能开始对话。大多数航班电话系统已经具备了类似的功能,它们能根据电话号码自动调出用户记录。
  Stromer认为未来的面部识别能看出乘客的心情,因为系统能识别出乘客的表情是高兴还是悲伤。
  “如果能了解乘客情绪,我们就可能为他们提供个性化服务,” 他说:“取悦他们,给他们一个惊喜如何?我想这有点难度,但生物识别确实能提供不少很酷的讯息。”
  生物识别还能简化登机支付,让信用卡终端变成过时产品。Tascent估计,航空公司会将识别设备作为娱乐屏幕的一部分安装在飞机上。他们还建议航空公司在登机口设置一个扫描器,这样空乘人员就能在每个乘客上飞机时致以带有他们名字的问候。
  但这样的服务恐怕不会很快出现,Pritikin说,眼下的航空公司和机场还在纠结于缩短排队时间。
  “主要问题还是排队,在航空旅行体验中,乘客需要在很多地方排队等待。因此我们要思考该如何让人们直接上飞机,这样他们就能利用排队的时间吃吃饭,买买东西。不管他们干什么,只要别在排队就好。”
  Stromer表示同意,他提出航空公司应该替换掉纸质机票,并提高登机入口的可移动性——至少为那些不喜欢使用它们的乘客着想。
  “就是尽量减少一些麻烦,毕竟从预订到登机,乘客都需要不停地往外掏护照、身份证或登机牌,这样的体验多少会让人感到一点沮丧。”
 

(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