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2017山东·青岛‘互联网+智能制造’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当前位置: 主页 > 管理信息化 > 电子商务 >

跨境电商试点一年:拉动地方外贸转型成效初显

2017-04-13 16:09 [电子商务] 来源于:中国经济时报
导读: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近日在全国12个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之一的合肥市走访发现,新政实施一年来,电商行业取得可喜变化,拉动外贸转型成效初步显现。
    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新政——即“4·8新政”出台已历一周年。一年来,电商行业有人欢喜有人愁,经历阵痛也满怀希望。
  近年来,我国跨境电商发展迅猛,商务部在今年1月份公布的2016年数据显示,跨境电商正在成为整体贸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近日在全国12个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之一的合肥市走访发现,新政实施一年来,电商行业取得可喜变化,拉动外贸转型成效初步显现。
  跨境电商正成为地方外贸转型“拱顶石”
  翻看报纸和网络,近日媒体对跨境电商新政的报道角度各异,说法不一,有看空跨境电商的,也有持乐观态度的,这让李轶骞有点应接不暇,也让他这位跨境电商的“老江湖”坐不住了。
  作为阳光捷通(北京)贸易服务有限公司董事、安徽跨境电商行业龙头企业的“掌门人”,从2016年公司在安徽设立分公司起,李轶骞就将安徽跨境电商业务做了长期规划,“从进入安徽那天起,我就认定,要把安徽的业务重点放在海外仓建设上。”
  约访李轶骞颇费了一番周折,因为他长期奔波在外,在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发出邀约近两个月后,才“逮住”机会,在其位于合肥市蜀山区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办公室内,李轶骞向记者讲述他在跨境行业里的快乐与担忧。
  “去年12月底,我乘坐着机身涂有国旗、满载着我们进口的车厘子的新款宽体飞机回国。当时机上除了机组人员,就是我,我开玩笑地跟他们说,你们就当我也是水果吧。”李轶骞认为,在经历了连续三年的高速增长和躁动后,2017年对于跨境电商来说是“大考”之年。遭遇了多次政策调整,今年“3·15”的“当头棒喝”,很多小平台被迫转型,甚至停业、退出。虽然跨境电商新政目前延期到2018年1月执行,但对整体市场而言,健康的行业秩序比什么都重要,新兴行业洗牌来得越早越好,因为释放的消费需求呈“井喷”之势,未来,跨境电商应有一席之地。
  今年3月,商务部宣布,2018年1月1日将正式实施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新政,过渡期后监管总体安排将依照《电子商务法》等立法及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发展情况,根据需要进一步完善监管模式。这意味着,2016年5月开始的中国的过渡期只剩下几个月。
  近年来,跨境电商作为依附于互联网发展的国际贸易新形式,呈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一方面,中国跨境电商连续保持着20%至30%的增长;另一方面,跨境电商在进出口总额中所占份额上升,2015年中国进出口总额约25万亿元,跨境电商约占20%(5万亿元),2016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贸易额达6.5万亿元,预计2017年跨境电商市场规模可达9万亿元,市场渗透率进一步上升,中国跨境电商出口区域结构呈现 “成熟市场+发展市场”的格局。
  “2016年1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合肥为第二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安徽蜀山跨境电商园成为合肥综试区‘一核三区’的核心区域。园区作为核心区,在线上‘单一窗口’平台及线下综合园区建设方面都作出很大努力,成效明显。”合肥(蜀山)国际电子商务产业园经济发展处副处长王维东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借助试点红利,合肥夯实载体平台,构建大通道、大平台、大通关,推进各类口岸和海关特殊监管区建设,全面实施通关一体化,大力推动单一窗口建设,发展新型业态,实现外贸新旧动能接续转换。    在王维东看来,国家政策对跨境电商来说相当于披上了战袍,尤其是中国外贸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由大到强的发展关键阶段,作为互联网外贸的重要一环,跨境电商破题展示了更大的作为。
  “跨境”企业的爱与愁
  3月5日,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海外仓”建设被特别提了出来。随后,商务部明确表示,今年将支持企业海外仓建设。
  “我们集团主要业务分为国际小包进出口与货运代理和海外仓操作,在悉尼和墨尔本的海外仓单体达到3万立方米,在国内的海外仓规模中远远领先其他同行。‘一带一路’的另一个重要层面是让中国制造走出去。中国2013年在出口义乌小商品,2016年变成出口3C产品、鞋帽服饰、小家电等,出口产品种类变化显示了中国出口正在转型调整。比如,安徽地区出口主要以制造业为主,在浙江、广东等发展较成熟的地区,私人订制高端服饰婚纱、无人机等产品也在逐渐走出国门。”李轶骞说。
  针对跨境电商行业出现的各种不规范现象,李轶骞认为,事物发展有一个过程。“对于相对成熟的企业来说,国家补贴和利好政策并不是其主要利润点,但会造成一些投机分子扰乱市场,行业净化需要国家加强监管,给强者腾出发展空间。跨境电商产业链包含两方面:一是上下游企业服务跟进;二是航空资源。在‘一带一路’政策指引下,做好跨境电商的一个竞争优势就是拉长产业链,做供应链金融,通过上下游企业的融会贯通在市场中站稳脚跟。以培育本地市场为主体,加强枢纽航线的载货量,以达到稳定高效的投入产出比。”
  不仅仅发展环境需要净化,在接下来的过渡期内,跨境电商的部分政策同样需要调整。李轶骞说,比如,安徽出口的小包每天在30-40吨左右,但是重要枢纽线如香港航班已经停航,目前大部分转运至北京、上海出口。其实可以运用宽体客机客带货的方式去消化,性价比会比开通新的洲际航班要高很多,同时也可以加大航班密度。目前合肥唯一的宽体飞机只有合肥至洛杉矶的中外运包机,但每周只有两班,无法满足电商的时效要求。同时也可以与在附近航点如南京、上海、武汉、郑州等开通国际航班航空公司的安徽分公司对接,开展从新桥机场始发的卡车航班,利用航空公司开具一单到底的空运单,避免跨关、转关的麻烦。“一句话,跨境电商试点城市之间需要加强合作。”
  此外,2016年公布的跨境电商正面清单中与检验检疫负面清单中相抵触的产品类目,李轶骞希望有关部门给予明确,以便跨境企业开展后期业务。“在政策监管上,就一般贸易而言,传统的出口检验检疫需要符合进出口国家的双重标准,这给出口企业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困难,建议可以宽进严出,更好地完善进出口标准。在民航问题上,国内航空公司存在这样一种现象,货运带油带电的物品一律不飞,是统一陆运到香港再转境外,但是外航在境内的转机航班便不受民航标准监管,这也使相关的业务转移到了其他地区。

(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