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2017山东·青岛‘互联网+智能制造’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当前位置: 主页 > 快速通道 > 云计算 > 云存储 >

存储器产产业地位突显 预警机制亟待制定

2017-02-07 15:41 [云存储] 来源于:中国电子报
导读:存储器产品主要包括DRAM内存和FLASH闪存。从历史发展经验来看,存储器产业是一个周期波动的产业,同时也是一个高度垄断和高风险的产业。2016年12月底总投资240亿美元的长江存储国家
         存储器产品主要包括DRAM内存和FLASH闪存。从历史发展经验来看,存储器产业是一个周期波动的产业,同时也是一个高度垄断和高风险的产业。2016年12月底总投资240亿美元的长江存储国家存储器基地正式开工建设,同时福建晋华和合肥长芯等存储器项目也正在积极筹备和建设当中。



         在我国将发展存储器产业作为国家战略的大背景下,考虑到存储器产业本身的周期波动和不确定性,以及长期大投入、高风险特性,研究认为,尽快建立并完善行业定期监测分析和预警机制,无论从国家层面还是从产业层面,都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存储器周期波动和行业垄断
 
  存储器产业的周期波动,是由市场供需关系的失衡而造成的。从需求方面来看,存储器是电子产品中的主要组成部分,市场需求量巨大,2015年全球存储器销售额为772亿美元,占半导体产品23%的比重,同时其市场需求受宏观经济形势、主流电子产品、季节促销等因素影响较大。从供给方面来看,存储器是高度标准化的产品,而且在电子产品中成本占比较高,因而系统整机用户对存储器价格非常敏感、忠诚度较低,存储器企业必须不断通过采用更先进的生产工艺,并扩大生产规模来降低产品成本。一旦市场上出现供给大于需求的情况,将造成存储器产品平均价格的大幅下跌。极端情况下如2008年1Gb容量的DDR2 667MHz内存颗粒价格,曾从高点时的2.29美元下滑75%并跌至0.58美元,低于生产成本。而最近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全球内存和闪存又由于缺货而价格大幅上涨。市场供需关系的周期性失衡,导致了存储器产业的周期性剧烈波动。
 
  存储器产业的周期波动和高风险性,使得不少存储器生产企业在过程中逐渐被淘汰,产业集中度越来越高。目前在DRAM领域,三星、SK海力士、美光三家加起来的市场份额超过了90%,同时在产能规模方面三星达到了40万片/月,SK海力士30万片/月,美光33万片/月。在NANDFLASH领域,三星、东芝/闪迪、美光/英特尔、SK海力士几乎瓜分了全部市场,同时产能规模方面东芝/闪迪达到了49万片/月,三星40万片/月,美光/英特尔27万片/月,SK海力士21万片/月。上述几家企业不但在市场份额上占据领先优势,同时还把持着核心专利技术。
 
  虽然此前各大存储器企业在产能扩张和出货量上均有所克制,但随着我国存储器生产线建设的推进,这些企业也正在积极进入产能扩张模式。美光2015年扩建的Fab10x产线已于2016年投产,英特尔升级改造的大连Fab68产线和三星新建的Fab17和Fab18都将于2017年投入量产。另外东芝和SK海力士也都已宣布在2017年开工建设新的生产线。在下游电子产品市场需求没有明显改善的情况下,这给未来几年全球存储器产业的前景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同时也给我国存储器及下游产业带来了新的挑战。
 
  存储器周期波动对我国相关产业的影响
 
  首先存储器周期波动将直接冲击国内存储芯片制造企业。当前三星等全球领先厂商,DRAM已经进入了18纳米时代,3D NAND FLASH也正在进入64层量产阶段。而对我国存储器厂商来说,目前尚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一方面需要快速突破生产工艺技术的自主研发并解决专利授权问题,另外一方面则需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承受产能未达经济规模就要面临与全球优势企业竞争的巨大压力。存储器产品的价格波动,将直接影响到我国存储芯片企业的经营状况。从产业发展历史来看,产能扩张和价格战一直都是全球存储器行业的主旋律,未来仍亦将如此。而且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目前三星等国外企业实际上已经做好了未来几年打价格战的前期准备工作。
 
  其次存储器周期波动将影响到设计企业主芯片方案的竞争力。由于DRAM和FLASH等存储芯片在系统整机产品中所占价值比重较大,因而存储器的选型将直接影响到主芯片方案的BOM成本竞争力。考虑到存储器市场的波动情况,芯片设计企业在做产品规划时,一方面需要准确掌握存储器的产品技术演进路线,另一方面还需要对主芯片支持的存储接口方案进行充分论证,如内存类型、内存位宽、最大和最小内存容量等,避免因存储器不匹配而增加整机BOM成本,从而导致主芯片竞争力的降低。
 
  另外存储器周期波动还将严重影响到系统整机企业、分销商和芯片设计企业的库存和备货。尤其是对手机领域如联发科、展讯等提供Turnkey解决方案的芯片企业来说,影响更为巨大。这些企业需要提前备齐整机产品所需的所有元器件的用料,一般情况下芯片原厂、分销商/代理商、系统整机企业均各备一个月的货。存储器产品价格的剧烈波动,大幅增加了这些企业的备货风险。例如在功能机时代,某手机芯片企业曾提前囤积了大量的套片和512MB DRAM+256MB FLASH MCP芯片,但由于出货时市场主流配置变成了1GB DRAM和512MB FLASH,同时加上存储器企业清理库存和转产,造成了512MB DRAM和256MB FLASH芯片颗粒价格暴跌,结果大量的套片和存储芯片积压在该手机芯片企业手中,最终只能大幅亏损清理出去。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主芯片原厂、存储器原厂及产业上下游之间建立顺畅信息渠道的重要性。
 
  建立并完善存储器行业预警机制迫在眉睫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目前我国存储器产业正处于建设期,长江存储国家存储器基地已正式启动,福建晋华和合肥长芯等也正在筹建当中。在我国将发展存储器产业作为国家战略的大背景下,考虑到存储器产业本身的周期波动和不确定性,以及长期大投入和高风险特性,研究认为,我国需尽快建立并完善存储器行业预警机制。
 
  构建和完善我国存储器行业预警机制的基本思路是:积极鼓励行业相关企业加强沟通协作,依托国内行业研究机构或者自愿承担行业服务的企业,按照自愿加入原则,吸引系统整机厂商、代理商和分销商、芯片厂商等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参与,充分发挥行业上下游信息资源共享优势,形成对全球存储器行业的定期监测、分析判断和预警机制,为行业及相关企业决策提供支撑依据。其中,尤其要注重发挥一些中小型专业元器件代理商和分销商的作用,这些企业是连接主芯片、存储器、系统整机企业的重要桥梁,对市场和产品技术相当了解,并掌握了大量最新的、第一手的行情信息。
 
  在国家战略层面,该机制可以帮助政府更全面和更精准的掌握全球存储器行业的最新变化,从而引导我国存储器产业形成更为有效的市场化运作,并在一定程度上防止少数企业或者企业联盟密谋操纵存储器市场价格,营造高效、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在产业层面,该机制可以帮助我国存储芯片生产企业、芯片设计企业、系统整机企业等产业链各个环节,建立顺畅的行业价值信息共享和沟通渠道,提前预见黑天鹅事件的发生,并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以降低存储器产品价格波动带来的企业运营风险。
 

(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