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2017山东·青岛‘互联网+智能制造’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当前位置: 主页 > 精益制造 > 高级计划与排程APS >

中国制造产业升级可谓逃生计划 否则70%会倒闭

2016-04-06 15:58 [高级计划与排程APS] 来源于:汇智讲堂
导读:我们一直以来对于中国制造都有着既定的印象:处于全球产业分工的中低端,主要依靠廉价劳动力进行代工生产,缺乏核心技术,产品的技术附加值很低,从而在全球市场上缺乏核心竞

  2011年时,乔布斯与奥巴马有一场著名的对话。奥巴马问:“怎样才能使得Iphone在美国生产?”乔布斯的回复很干脆:“那些工作回不来。”尽管后来苹果有部分生产线回迁到了美国,但整体份额之少,看上去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乔布斯的态度耐人寻味,我们不禁要思考:为什么苹果不把工厂从中国回迁到美国呢?难道仅仅是因为中国的劳动力便宜吗?

  我认为绝不仅仅是因为劳动力便宜,我们常常忽略了一个事实:中国拥有苹果手机生产所必须的完整产业链条。在这个生产链条之中,从生产到加工,再到一些核心零部件,包括屏幕和手机壳在内的一系列配套加工和生产都是在中国完成。对于苹果而言,可以把某些特定的主要厂房搬回美国,却很难做到把整个产业链回迁。

  具体来讲,苹果最大的手机屏生产厂商是中国的一家公司,叫做蓝思科技。这是一家很励志的公司,去年已经在A股上市。蓝思科技主要从事手机屏幕的加工和生产。苹果选用它,是因为它在全球可以做到最好,不仅工艺最好,而且效率最高;他们不仅采用全球顶级的仪器设备,聘请的人才也多是从伯克利回来的硕士和博士。

  此外,中国拥有大量的工程师人才,这是苹果产业链条之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以富士康为例,我们知道富士康为苹果代工,却往往忽略了一些细节。对于富士康的每一个工厂而言,苹果都会派驻大量的工程师进入。在苹果在中国的工厂里有上万名高质量的中国工程师。虽然生产已经高度自动化,但这些工程师在每一个环节都致力于质量的控制及工艺的改善。

  对于苹果而言,在美国恐怕很难找到像中国如此大批量的优质工程师资源,很大程度上这也是源于美国教育的特点。美国的大学教育是以精英教育为导向,主要培养的是高科技、法律、商科等领域的核心人才。所以后来奥巴马制定了一个新的计划——加强美国的社区大学。

  综合来看,尽管中国制造业水平整体偏低,但就3C行业(电脑、通讯、消费电子)而言,全球最大而且最为完整的供应链却是分布在中国。在这个背景下,我们认为存在很大的机会,那就是工业自动化和产业升级。

  为什么要产业升级?

  为什么我们要关注工业自动化和产业升级?我认为有两个重要原因。

  首先,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失殆尽。去年BCG(美国波士顿咨询集团)发布了一个报告,名为《全球制造业的经济大挪移》。该报告指出,中国的制造成本已经与美国相当接近。在全球出口量排名前25的经济体当中,以美国为基准,美国是100的话,中国的制造成本指数为96。意思就是说:同样一件产品,在美国制造成本是1美元,那么在中国需要0.96美元,双方差距已经极大缩小。

此外,由于过去中国30年的一胎政策,我们的劳动力供给其实在几年前已经达到了峰值。尽管去年人大开始立法鼓励生育,但我个人认为政策的实际效果恐怕未必如我们所期。在当下的阶段来看,对于普通的中产阶层来说养育一个孩子的成本太高。大多数中产阶层对于生育并没有太大的执着,也没有足够的动力,而且新生人群要成长为合格的劳动力也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

  中国的很多企业到了春节以后就会面临劳工荒的困境,其实劳工荒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发酵。由于成本增加,利润变得稀薄,而汇率的波动又增加了额外的风险。回顾过去几年,不管是长三角还是珠三角,大批的制造企业在倒闭。

  综上来看,现有的境况异常严峻。如果我们再继续延续所谓的人口密集型加工模式,我们的企业会完全丧失核心竞争力。去年吴晓波讲,如果中国的工业制造企业不升级的话,50%的企业会倒闭。我的态度更为悲观,如果这些企业在未来几年不升级换代,我认为70%甚至是80%会倒闭。

  投资案例:高端数控机床

  虽然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制造大国,但是中国在高端数控机床生产领域几乎是空白。不论是四轴还是六轴,都大量依赖进口德国和日本的设备。

  然而,德国和日本等技术大国对于我国的技术控制非常严密。以六轴的数控机床为例,他们对自身技术的保护已经到了非常极端的程度——他们会在卖给我们的机床上安装一个垂直重力感应器。也就是说,如果未经他们的允许,一旦这台设备被移动,整个机床就会停止工作。

  西方技术大国的目的很明确,既防止中国进行可能的技术抄袭,也防止中国把数控机床用到军工领域。理论上,高端的数控机床可以应用于生产航母或者战斗机的螺旋桨和发动机推进的旋翼。西方对中国的技术封锁一直非常严格,我们今天也很难生产出具有欧美技术水准的高端数控机床。

  两年前常州投资布局了一家专注于高端数控机床的企业,名叫常州德速。他们是从数控机床的核心零部件领域开始做起,默默耕耘,到今天已经可以试产出四轴和六轴的工业数控机床,从而让我们很多生产加工设备的效率和工艺能够有大幅度地提升。其技术精度也得到了一些国内厂商的认可。

投资案例:微型电动车

  李想是车和家的创始人,明势资本是他唯一的天使投资机构,这是李想的第三次创业。

  我们都认为Tesla这样的电动车未必契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人口多,道路交通拥堵,道路基础设施相对落后,充电设施也不完善。在美国普通的中产阶层都有独栋别墅,充电设备很容易安装。然而,对于大多数中国消费者来说,哪怕买得起Tesla,恐怕也会面临很多限制。普通小区的充电设备很难被改造,最多安装2-3个充电桩。

  此外,就国内未来的中远途交通而言,我认为可能会被Uber和无人驾驶模式所替代。其实出行你只需要关心从A点到B点就够了,并不一定要拥有一辆自己的汽车。恰如我们今天从北京到上海乘坐高铁,我只需要确定高铁发车的时间即可,而无需拥有高铁本身。而对于的15-20公里半径的短途出行来说,尤其对于年轻人,更加小型的、方便的、电动的新型交通工具可能更能满足这种出行需求。

  李想正在做的微型电动车正好能够满足这种出行需求。他的电动车比奔驰Smart还要小,也方便停车。一个正常的车位,可以停下4-5辆。此外,电池可以插拔,能够方便地带回家或者办公室进行充电,就像给Iphone充电一样方便。这种微型电动车可能会颠覆原有的交通工具,不用去加油站,也无需超级充电桩,几度电可以跑80公里。在这个语境下,停车问题、道路拥堵问题、污染问题,都能够被很好地解决。这既是国内工业升级的应用,也是面向国内消费升级的实践。

  展望与希望

  我们一直以来对于中国制造都有着既定的印象:处于全球产业分工的中低端,主要依靠廉价劳动力进行代工生产,缺乏核心技术,产品的技术附加值很低,从而在全球市场上缺乏核心竞争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制造的本质是中国加工,而不是中国研发和设计。

  大多数企业可能还处在一个相对悲观的阶段,但我们真正关注的是那些真正有希望为中国产业升级做出贡献的企业。中国新一代的科创企业家们不再固步自封,死守眼前。从创业的第一天起,他们就像硅谷的创业者们一样立足全球市场。尽管有很大风险,挑战很大,可能他们当中也会有很多人倒下,但我认为他们才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编辑:admin)

推荐文章